城市“悬赏”治痛可行但不可续

城市管理将老大难问题求助于非政府机构的专业人士,是否可以提供一些不同视角的答案呢?近日,贵阳市南明区城管局正是想到了这一点,在“痛客平台”网站悬赏50万元,寻求解决垃圾暴露、占道经营、城市“牛皮癣”(野广告)、窨井盖缺失这四大痛点解决方案。贵阳市南明区城管局公开说明困难,承认解决能力不足,敢于将现实向社会陈述,体现的是解决问题的决心和向社会征求办法的诚心。相比藏着掖着捂着不让人知道,城管部门敢自揭脸面悬赏求解痛点是一件值得鼓励的好事。但为什么说其可行而不可续?原因有二:一方面,“悬赏”的确可以广开言路,获得很多好点子、新方法,但如何公开透明选方法、合理公道评受赏人,这其中的权衡和博弈相对复杂,尺度很难把握,选出的结果是否会引发“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”的舆论战就不得而知了。另一方面,城市发展、社会共建不仅仅是政府的事,更关系到每一个社会公众,“悬赏”体现出的是政府机关统管一切的旧思想,持有的是“大政府、小社会”的旧观念,对正确引导社会公众全面参与社会治理并无益处,甚至导致群众将公益的社会建设错看为功利的获益途径,反而导致后期的干群智慧交融受阻。的确,当前我国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冲刺攻坚阶段,很多问题拖不得,务必想方设法探索“解题”之道。但党委政府作为社会各项事业的引导者,要充分发挥好引路作用,激活全社会各个层面的群众广泛参与区域发展与社会治理,这其中就需要有更开阔的视野、更包容的胸怀、更先进的理念、更卓越的智慧来确保每一项政策、每一个举措都能具备时效性、科学性、可持续性。“悬赏”的背后透露出我国部分地区社会治理建设仍然存在缺陷和短板,社会组织的力量相对薄弱,公众参与的积极性相对偏低。我们党委政府在惠民致富、全面建成小康过程中也需要广泛关注和协调解决好社会组织、人民群众有序参与的问题,让全社会各方力量都能主动汇聚融合,成为国家发展的“核动力”。城市“悬赏”治痛是解决眼前问题的办法,但并不可持续,社会治理融入群众智慧是个深奥而又核心的发展论题,仍需要我们深层研究,不断探求更好的方式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